分享到:

無人作戰平臺運用相關法律問題研究

無人作戰平臺運用相關法律問題研究

2021年10月24日 04:43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無人作戰平臺運用相關法律問題研究

  【講武堂】

  無人作戰平臺是指無人駕駛的、完全按遙控操作或者按預編程序自主運作的、攜帶進攻性或防御性武器遂行作戰任務的一類武器平臺,主要包括無人作戰飛機、無人反潛戰或反雷戰潛水器和無人戰車等。在現有技術條件下,無人作戰平臺一般不能自動選擇和攻擊目標,尚處于“遙控式”或“半自主式”發展階段。不過,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及自主選擇和打擊目標能力的提升,無人作戰平臺有向自主武器加速發展的趨勢。自主武器是指在無人干預、無人操控下,能進行搜索、識別,進而用致命武力攻擊包括人類在內的目標,一般具備“攻擊的自主性”“不受人為干擾或操縱”等基本要素??梢?,在當前各國實踐中,并非所有的無人作戰平臺都是自主武器。

  國際社會有關無人作戰平臺的法律共識

  目前,國際社會對無人作戰平臺沒有統一的定義,也尚未形成公約或以其他立法形式加以規制。不過,自2014年以來,聯合國每年都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特定常規武器公約》會議上對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進行專門討論。2017年該會議成立了政府專家組(GGE),就自主武器的定義、特征、人機交互、國際人道法適用等重要問題進行討論,在法律層面基本達成以下共識:一是現有國際人道法依舊適用于對自主武器的管控,自主武器必須嚴格遵守國際人道法的基本規定,包括區分原則、比例原則、軍事必需原則以及人權原則;二是在武裝沖突中部署無人作戰武器系統,其責任完全在于使用武器系統的國家行為體;三是沒有任何人力干預、擁有生死決定權的完全自主的武器平臺是絕對不能接受的,也就是說,自主武器既然由人類制造,就一定要受到人的控制。無人作戰平臺作為自主武器的前期形態,同樣應當遵守上述人道要求。

  無人作戰平臺對國際人道法的挑戰

  隨著無人潛航器、無人機、戰場機器人等無人武器系統不斷增強擬人化趨勢,無人作戰平臺在執行攻擊任務時對武裝沖突法與國際人道法形成挑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沖擊武力使用規則?!堵摵蠂鴳椪隆访鞔_禁止使用武力,并規范了使用武力的特殊情況。但隨著無人作戰平臺的廣泛運用,戰斗員能夠遠離戰場以非直接交戰方式作戰,使得武力使用的條件標準變得模糊,也降低了武力使用的政治風險和道德壓力,操控者置身事外的心態導致在武力使用上可能出現隨意性?!?·11”事件后,美國經常隨意派出無人機深入恐怖分子有可能藏匿的國家開展搜查和打擊,粗暴踐踏他國主權。另外,由于無人機、無人艇的“蜂群化”使用很適合對敵方核與非核機動導彈發射裝置、彈道導彈核潛艇及其附屬設施(如偵察、監視和預警系統等)實施先發制人攻擊,對手在無法確定攻擊路徑和攻擊目標的情況下可能會采取最壞的反制措施,即遂行“攻擊即發射”的核報復戰略,這將大大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門檻,導致國家安全受到系統性、全局性威脅的可能性上升,建立戰略互信的難度越來越高,一些國家尤其是大國對國際制度、國際法規則的認同感下降。

  沖擊區分原則和比例原則。雖然無人作戰平臺對人類和非人類的判斷具有一定準確性,但是,機器人只會嚴格地執行人類預先設定的程序,殘酷地殺死一切鎖定目標,它對平民和戰斗人員以及混在平民中的戰斗人員難以分辨,更無法精確辨別傷員和俘虜,這就容易導致誤殺誤傷。同時,無人作戰平臺能不間斷進攻,不需要考慮太多因素,在取得戰果的同時容易造成皂白不分的不必要傷亡,這無疑會增加戰場上無辜平民和民用物體的現實危險。比如2010年2月,美軍一架“肉食動物”無人攻擊機在阿富汗執行任務過程中,因“提供了不準確且不專業的報告”,錯誤地攻擊了3輛滿載平民的客車,導致23名阿富汗平民死亡,這種情況顯然嚴重違背了國際人道法的基本原則。據新美國基金會不完全統計,2004—2013年美國在巴基斯坦發動無人機攻擊次數為357次,大約20%平民和未明身份人員為無辜受害者。

  造成國際法的責任機制面臨困境。責任和問責制是國際人道法的核心內容,涉及到違法研發、取得、應用無人作戰平臺的國家責任和相關個人違反戰爭法的國際刑事責任。如果無人作戰平臺發起了錯誤攻擊,實施了誤傷(殺)平民或違反國際人道法原則的行為,如何進行歸責就成為難解之題。誰將對平臺所做的決定負責?誰該對平臺實施的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行為負責?是程序員、制造商,還是部署該武器系統的指揮官?無人作戰平臺的核心關鍵技術是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有兩個重要的缺陷:不可解釋性和算法漏洞的不可避免性。不可解釋性主要源于其自身的技術邏輯:建立在大數據學習基礎上的人工智能,在方法論上依賴于概率論而非因果論?;谌斯ぶ悄艿淖陨砣毕?,無人作戰平臺的潛在風險大多難以歸因于個人的主觀故意,從而導致無人作戰平臺應用中違反國際人道法的國際刑事責任難以追究。

  實施法律審查日趨復雜。作為新型的作戰手段和方法,無人作戰平臺的使用應當受到國際人道法的審查?;跓o人作戰平臺使用性能和使用效果的不可預測性,在人工智能背景下的無人作戰平臺的法律審查變得更加復雜和困難。2020年2月,美國國防部正式啟用《人工智能倫理原則》,提出人工智能軍事應用應當遵循“負責、公平、可追蹤、可靠、可控”五大原則。這份由美國國防創新委員會推出的全球首個軍用人工智能倫理原則,與聯合國倡導的原則有一定差異,也不同于歐盟、中國等反對“人工智能軍事化”的基本立場。值得我們警惕的是,美國試圖將自己的倫理標準演變為該領域國際規則的根本性原則,獲取人工智能軍事化的最終解釋權,并帶領經其指導原則和安全程式長期熏陶下的忠實盟友,制定出系列有利于美國利益的國際法則。

  水下無人作戰平臺的相關法律問題

  水下無人作戰平臺,屬水下無人潛航器(簡稱UUV)的一種,是指非載人操作,通過預設程序或者遙控操控,用于攻擊等作戰、殺傷目的的水下航行動力裝置。迄今為止,軍用的水下無人潛航器國際法地位語焉不詳。

  水下無人潛航器具有多元法律屬性。水下無人潛航器種類繁多,因操控方式不同其法律屬性引發國際法爭議:水下無人潛航器是屬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簡稱《公約》)語境下的軍艦、潛艇,或是海商法語境下的船舶屬具、船舶,抑或是國際人道法語境下的自主武器系統?綜合大多數學者的觀點,筆者認為,不同類別的水下無人潛航器應當具有不同的法律屬性。首先,依據《公約》對“軍艦”定義,無人潛航器既未明確隸屬武裝部隊,也未被列入現役軍艦名冊,更不可能在潛航器上配備船員,因而不能定性為“軍艦”。其次,按照操作方式的不同,從海洋法和海商法角度,船基遙控型無人潛航器不具備獨立的船舶法律地位,更適于定性為母船的附屬設施即“船舶屬具”;而自主型、程控型和岸基遙控型無人潛航器則可認定為“執行軍事活動的船舶”,受相關海事法律的調整。2017版《美國海軍海上行動法指揮官手冊》將無人潛航器視為“其他類型的海軍艦船”,并不完全準確。再次,武器型無人潛航器即水下無人作戰平臺屬于自主武器系統,不具備船舶法律地位。近幾年來,武器型無人潛航器的技術發展迅速,其自主決策攻擊能力大大提升,比如2018年7月完成測試的俄羅斯海軍“波塞冬”核動力無人潛航器(以及俄羅斯確認正在研制的“海神”核動力無人潛航器)技術先進,最具有代表性。據報道,“波塞冬”無人潛航器可以從兩種不同級別的核潛艇上發射,既可發射常規魚雷,也可裝備核彈頭進行核打擊,它能在鎖定目標后進行自動洲際潛航,發射的魚雷下潛深度和航行速度均超過同類武器。武器型無人潛航器的技術發展及其自主選擇和打擊目標能力的提升,使其具備自主武器的基本要素。雖然這種無人潛航器本身并不違反現行國際人道法,但是作為一種自主武器系統,攻擊型無人潛航平臺與其他自主武器一樣,可能帶來的國際人道法問題和戰爭倫理問題不容忽視,因而應納入《特定常規武器公約》會談機制的探討范疇。

  水下無人潛航器是否享有豁免權。目前,美國海軍已廣泛使用無人潛航器探測他國海洋地理信息等軍事情報。美國官方認為無人水下潛航器享有主權豁免權,認為“不管是在國際海域或是主權海域,這些船舶不能被他國逮捕和搜查”,即免于來自沿海國的逮捕、扣押、干擾等執行措施的“絕對豁免”。筆者認為:不具備軍艦和政府船舶屬性的無人潛航器,不享有豁免權。目前,無人潛航器界定為船舶的國際法地位大勢已趨?!豆s》規定,只有由一國所有或經營并專用于政府非商業性服務的船舶和軍艦,在海上活動時才享有豁免權。前面已經分析了無人潛航器由于不具備辨別軍艦國籍的外部標志,沒有配備服從正規武裝部隊紀律的船員,因而不能定性為“軍艦”。政府船舶是指“用于非商業目的”“有清楚標志可以識別的為政府服務”的船舶。從事“軍事海洋測量任務”的水下無人潛航器,其服務對象不是本國政府而是海軍,因此無人潛航器不符合政府船舶的定義。

  用于軍事目的無人潛航器是否享有豁免權,尚無明確的國際條約規制,美方所謂的主權豁免權觀點并非無懈可擊??梢钥隙ǖ氖?,他國無人潛航器未經同意進入我專屬經濟區實施危及中國安全的軍事測量等活動,違反了《公約》和我國有關法律。對在我管轄海域發現的不明物體,出于安全考慮,我有權組織先行打撈,有關部門識別查證,妥善處理與應對,起到適度管控與警告作用。另外,如果屬于武器型無人潛航器則不具備船舶法律地位,不享有豁免權。

  豁免權并非是可以恣意妄為的權利?,F代國際法的基本原則要求國家之間互相尊重主權和安全。在一般國際法下,豁免權主要是指豁免司法管轄和財產執行,并不是豁免外國軍艦和政府船舶的違法責任,當然也不是豁免國家依法采取一定措施,如驅離、監視、查證識別等。一國軍艦和政府公務船舶即使享有豁免權,并非意味著可以不顧國際法和沿海國國內法任意行事,也不能利用其從事危害他國主權和安全的非法行為,因為這違背了豁免權設定的目的和宗旨?!豆s》關于軍艦和政府船舶的豁免權問題規定在第32條、第95-96條和第236條中。第32條規定該豁免權不包括領海制度的A分節和第30~31條所規定的情形;第95-96條所規定的“完全豁免權”僅限于公海;第236條規定了主權豁免適用于“本公約關于保護和保全海洋環境的規定”?!豆s》第58條第1~2款將公海的部分制度引入專屬經濟區,如航行和飛越自由等用途,但前提是“在本公約有關規定的限制下”“只要與本部分不相抵觸”“應適當顧及沿海國的權利和義務,并應遵守沿海國按照本公約的規定和其他國際法規則所制定的與本部分不相抵觸的法律和規章”??梢?,豁免權不能代替侵權,將豁免權的內容無限放大為“為所欲為不受管控”,是毫無法律根據的。

  思考與建議

  在現行國際法框架下,無人作戰平臺本身并不違反國際法相關規定。當前,無人作戰平臺的發展已成為不可阻擋之勢,我們既要積極推進其在軍事領域的合理運用,也要探討軍用無人系統使用規范。針對美國提出的軍用人工智能倫理原則,在求同存異的基礎上提出中國主張,并繼續倡導并推動聯合國通過有關自主武器的議定書,提高中國在軍用無人技術領域的國際話語權。

  無人作戰平臺的運用是否符合國際人道法,取決于平臺所執行的任務、適用環節、意圖攻擊目標等多方面因素。實踐中可以通過適當的部署、采取預防措施等規避其技術風險。以攻擊型無人機為例,它是由戰斗人員進行操控并下達攻擊命令,可根據區分原則查明目標能否被攻擊,根據比例原則確定是否發動攻擊,采取對平民人身傷亡和民用物體毀損最小化等措施,以保證無人作戰平臺應用是針對特定軍事目標,不會引起過分傷害或不必要痛苦。

  推動建立新武器的法律審查機制。無人作戰平臺是集武器、作戰手段和方法于一身的集合體,應當依據《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第36條建立法律審查機制,明確審查標準和審查范圍。在無人作戰平臺的技術和法律發展中確立“有意義的人類控制原則”,強調指揮員對其遠程控制,從技術層面制定復雜戰場條件下的各種處置預案,提供應急備份和安全保底手段,確保最終決策權掌握在人的手里,加強對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的管控,合理規避國際爭議。

  推動國際社會建立和完善責任機制。完善因研發、運用無人作戰平臺違反國際人道法的國家責任制度,完善戰斗員及其指揮員、研發人員因無人作戰平臺在武裝沖突中違反國際人道法應承擔的國際刑事責任制度。一般來說,指揮官是無人作戰平臺產生個人刑事責任的首要選項。美國國防部的相關規定可供借鑒:直接適用、授權使用或是自行操作自主武器系統的人員必須在適當的照顧下,并根據戰爭法規和條約以及武器系統安全規則和作戰規則進行使用。這就意味著,如果指揮官知道或應該知道投入使用的自主武器系統將會違反國際法,他將會為該行為承擔個人國際刑事責任。

  (作者:毛國輝,系國防科技大學教授)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女XX00后进式视频